试论政府在慈善中的法律定位

  官办慈善破坏慈善生态,阻碍慈善事业的发展。通过分析慈善“民办官助”对于社会发展的重性与政府失位对慈善正常发展的危害性,对政府的定位提出相应的建议,以期达到明确政府职责,加快慈善事业发展的。
  关键词慈善民办官助政府定位
  作者简介俞煌,福建师范大学法学院。
  中图分类号D926.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12-171-01
  
  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在一次访谈中曾说过“慈善事业有两个最基本的原则,第一,它不是政府行为,是民间行为。第二,慈善捐款必须是完全出自于自愿。政府对慈善事业是监督管理一手抓,往往利用手中权力大肆搜刮慈善资源,不仅不能有效的实现慈善的初衷,还阻碍了慈善事业的前进发展。想慈善事业健康快速并且能持续的发展下去,就必须明确政府的职能,让慈善从“官办民助”走向“民办官助”。
  一、慈善“民办官助”的重性
  慈善是一方民事主体无偿对另一方民事主体提供金钱的捐助和其他服务,旨在解决或缓解其生活困境的法律行为,其本身的性质决定了慈善具有平等性、民间性、自愿性、社会性等基本特征。慈善是继市场调节和政府调节之后的第三次收入分配的基本组成部分,在第一次分配和第二分配之后,社会协调与发展方面依旧会留下一个空白,尤其是第二次分配是由政府主导,不可能做到做到事无巨细,这就需由民间主导的慈善来进行再次的分配工作。因此,从收入分配的角度来看,第三次分配由民间主导的重性尤为突出。但是在发展慈善事业过程中,政府监督与协助必不可少,所以慈善从“官办民助”模式走向“民办官助”是慈善事业得以发展的必之举和必然结果。
  二、政府在慈善事业中的失位
  (一)慈善资源的越位收集
  《公益事业捐赠法》规定,只有在发生重大自然灾害并应捐款人的求时,政府才有权接收捐款。浙江的一位商业人士在接受新闻采访时,曾对政府的索捐行为做出了“工商、街道、卫生、防疫全都会跳出来,找出各种理由让你捐款。慈善的本质,是出于同情、怜悯或者信仰,对贫弱者以金钱或物品相助,或者提供其他一些实际援助的社会事业。政府如此越位收集慈善资源,已经完全破坏了慈善的初衷。
  (二)慈善监管缺位
  政府在慈善事业中“又做裁判又做运动员”,就会造成监管缺位。汶川地震后,慈善资金绝大部分流入政府手中,在09年6月底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国家审计署所作的审议报告披露,在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过程中,有58.19亿元重建资金被违规用于规划外项目、日常经费支出和归还欠款等;另有一些地方通过重复申报、重复统计人数等方式,多申领重建资金2.41亿元。可以看出,政府在给自己充当检察员时,不可避免的出现监管缺失。
  (三)慈善立法欠缺
  政府对慈善立法的不足与滞后,已制约了慈善事业的发展。虽然我国慈善事业法律体系已经初步搭建,但是仍缺乏一部起总领性的慈善法规。现有的法规过于死板,缺少灵活性,在实际过程中难以操作,不能保证慈善的安全与完整。但是制定慈善法比较复杂,它既涉及到物质层面、精神层面和道德层面,又涉及到理论和实践,还有法理上的问题。我们应该多给政府一点时间,让政府纠正慈善错位,在今后的立法中努力的将自身从主导慈善事业发展的领导者、组织者和管理者转变为引导和规范慈善事业发展的导航者、调控者和监督者。这样才能将使慈善愈加完善。
  三、对政府失位的建议
  (一)转变政府慈善观,从“官办民助”走向“民办官助”
  慈善组织的官办性再加上慈善组织建立时的非竞争性,导致了慈善组织的低效率。实现慈善事业的社会化,增强慈善事业和慈善组织的活力,就必须推进慈善组织的民营化,实现以独立的民营慈善团体为主体,辅之以附属于某些官方机构、半官方机构、基金会、企业或其他社会团体组织的慈善组织体系。从国外慈善失业中可以看出,只有将慈善变为“民办官助”,才能真正的实现“政府推动、民间运作、社会参与、各方协作”的目标。
  (二)以政府为主导,实现多种监督体系的有机结合
  不合理的监管安排容易导致了监管重复和监管漏洞,无法实现完整有序的监管,浪费了监管资源。监督体系与慈善事业是相互促进,又相互限制的,当原有的监督体系不适合日益复杂的慈善事业时,就会影响慈善事业的发展。只有将各种监管有机结合起来,才能保证慈善事业健康的成长。政府应当制定合理的监管制度,统筹安排监管任务,实现以政府为主导,慈善组织为辅导,其他监管为补充的监察体系。
  (三)科学建设慈善法律体系,普及慈善法制观念
  慈善法是慈善事业发展最有利的保障,也是各慈善关系人应遵守的最低的行为规范。科学的慈善法律体系才能为慈善事业保驾护航,实现慈善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目标,所以应尽快的出台一部能够满足目前慈善需求的法律。另外,大众对于慈善的法制观念仍然很薄弱,对于在慈善活动中所具有的权利义务都不甚了解,这就给一些不法之徒提供了机会,影响了慈善的发展。所以,普及慈善的法律观念,让人懂得如何维护自己的慈善权利,才能开创一个慈善的新时代。
  
  参考文献
  [1]王旭东.慈善体制也需“灾后重建”.民主与法制.2010(14).
  [2]王云斌.建构慈善事业法律体系.社会福利.2010(6).
  [3]孙萍,吕志娟.慈善事业发展中的政府角色定位.中州学刊.2006(2).
  [4]王晓慧.我国慈善事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分析.哲理论坛版.2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