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视阈下体育教学中师生关系的构建

  学校体育是为了人的生命质量的提升和生命价值的创造提高而进行的教学活动。传统体育教学中的师生关系存在着缺憾,生命化教育视阈下体育教学中合作互动、民主平等师生关系是教学过程中最重、最基本的人际关系,是生命对生命的关系,是教师主体与学生主体间的共享与共进的关系。
  关键词生命视阈 体育教学 师生关系 构建
  
  作者简介李玲,女(1961—),河南商丘人,高级讲师。主从事体育教学与训练方面的研究。
  
  一、前言
  生命化教育视阈下体育教学中教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是生命与生命的关系,应大力倡导以学生的生命为本[1]。但在传统的体育教学中“以知识为本,致使生命缺席,课程与生活世界相脱离,课程实施忽视生命的体验,一元取向的课程评价扭曲生命”的现象却不罕见,使得“以学生身体素质的锻炼,以及身体的健美来表现自我生命” 陷入了功利之中,偏离了生命的原点[2]。师生关系作为支撑教育大厦的基石,无论是从传统意义上还是在现代意义上都格外受到人们的关注。体育教学过程中民主平等、合作互动的师生关系能够源于人的生命、达于人的生命,提升学生的生命价值。
  二、生命视阈下传统体育教学中师生关系的缺憾
  2.1 体育教学中以教师为中心的师生关系的缺憾
  传统的体育教学中以教师为中心的师生关系,教师是教学过程中的主导者,学生是教学过程中被动地接受者,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仍然沿袭着“以教材为中心”,教师只注重教学任务的完成,对于学生之间存在的个体差异、学生学习过程中不同的情绪反应、态度特征等缺乏积极的关注,师生间、学生间除了体育知识的交流外,缺乏如人生观、价值观等的交流,课堂中的人际交往平淡,学生的社会生命无法体验[3]。其结果是教师讲, 学生听;教师问, 学生答; 教师示范, 学生模仿。学生只能跟随教师学, 复制教师讲授的内容,强制性、划一性, 成人式的教材、器材和专项化的体育教学方法, 远离学生真实生活和具体情境 [4]。
  2.2 体育教学中以学生为中心的师生关系的缺憾
  传统的体育教学中以学生为中心的师生关系,教学组织任凭学生兴趣所为,学生的发展是一个自然的过程,给学生充分的自由,教师不得加以任何干涉。教学内容、方法、标准、措施根据学生的需而自行组织,教师在整个教学过程中处于被动、顺从的地位。 “一堂课,两个球,老师学生都自由”,学生乐开心,教师得省心。这种““放羊式”教学不仅没有体现出教师的生命意义与教育生涯价值,而且也极大地蔑视了学生的生命存在[5]。
  三、生命化教育视阈下体育教学中师生关系的构建
  生命化教育视阈下体育教学中师生关系反对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在生命教育的体育教学中,师生共处于内在的对话情境中,师生之间的关系为主体间的对话关系。这种主体间的对话不仅仅是指两者之间狭隘的语言谈话,而是指生命体育所培养的人是完整意义上的人,拥有独立的思想批判的意识、健全的人格,能与教育者进行民主平等对话与合作交流。
  3.1合作互动师生关系的构建
  体育教学融知识、技能、素质、能力、道德、意志,情感为一体。生命化的体育教学中,教师应意识到体育课堂不再是自己唱独角戏的场所,而是师生合作互动的场所。自己既是教学过程的导演,又同是练习中的一员。教师的职责应从越来越少地传递知识,向越来越多地激励思考、越来越多地成为一个顾问、一位交换意见的参加者[6]转换。教师不是花费过多的时间用在示范和讲解上,而是集中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从事那些有效果的和有创造性的活动。通过与学生互动,给学生点拨和启发,使学生有尽可能多的时间和空间去自主学习、探究学习和合作学习,培养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3.2民主平等师生关系的构建
  生命化的体育教学中师生之间的民主平等是对权威师生关系的挑战。师生之间只有价值的平等,而没有高低、强弱和尊卑之分[7]。学生能够参与到教学活动中,能以存在者的身份同教师对话,教师把学生当作有见解的主体[8]。构建民主平等的师生关系,求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不一味的对学生过于严格求,否则会导致学生脑细胞的疲劳,降低学习效率,更不利于学生创造力的发展。构建民主平等的师生关系,教师在体育教学过程中不仅尊重每一位学生,还学会赞赏、鼓励每一位学生的独特性。教师成为富有个性魅力的人[9]。当学生在运动中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时,教师及时给予帮助,使学生能最终完成学习任务,从中体验到尊重、信赖和成功的快乐。
  四、结论
  生命视野下的师生关系是一种教师生命主体与学生生命主体共同建构的关系。合作互动、民主平等师生关系是时代发展的求, 是以弘扬人的生命意义和价值为教育目标, 体现了人类社会在发展观念上的重大转变, 标志着在当今社会发展中人类对自身的重新认识与反思,将会成为现代体育教育改革的重方向。
  
  参考文献
  [1] 马勇,林长圣,陈建标,等.以人为本的体育教育理念及其实现[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社科版),2009, 23(4)103-105.
  [2]童锦,纵艳芳.“生命”视域下的高职体育教学改革[J].体育学刊,2010,17(1)50-54.
  [3]骆映.论体育教学中的生命体验及其意义[J].体育与科学,2007,28(4)76-78.
  [4]童锦,项贤林.“生命教育”理念下高职体育教学现状的缺憾与思考[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2010,24(3)86-89.
  [5]甄子会. 影响我国高校体育教学发展的因素及对策分析[J]. 体育与科学, 2010,31(1)109-114.
  [6] 但艳芳,李新科,陈晴.体育教育生命教育的本源回归[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8,10(1)78-85.
  [7] 陈家起. 体育教学的生命解读[D]. 南京师范大学, 200716-18.
  [8] 章前.体育教学中实施“主体参与”的探索与研究[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 2008, 22 (4) 123-125.
  [9]张家军,谢小红.生命视域下的师生关系及其建构[J]. 教育与教学研究,2011(6)3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