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新闻语篇中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及其生成机制

 当前,网络新闻语篇中存在一些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容易导致各种社会认知的偏见。本文运用符号学分析方法,结合具体的网络新闻事实,探讨这些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及其生成机制。
  关键词网络新闻语篇;社会刻板印象;生成机制
  中图分类号G212 文献标识码A
  新闻语篇的价值体现于生产(作者创作)——文本(作品)——接受(受传者阅读)这三个环节的互动过程之中。网络新闻语篇文本的编写经常会受到来自于记者或者编辑本人头脑中自动激发的社会刻板印象的影响。当前,网络新闻语篇中存在一些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容易影响到社会认知。本文运用符号学分析方法,结合具体的网络新闻事实,对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及其生成机制进行分析和探讨。
  一、社会刻板印象及其影响
  社会刻板印象是指社会上对于某一类事物产生的比较固定的、概括而笼统的看法。可以说,社会刻板印象普遍地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之中。社会刻板印象的形成与职业、地区、性别、年龄等因素有关,这些因素都可以成为各种社会刻板印象形成的基础。尽管社会刻板印象有时与社会事实并不符合,但它却可以帮助解释复杂的社会环境,因而显示了其在社会认知上的优势。社会刻板印象常有先人为主的作用,其作用也称“晕轮作用”、“光圈效果”。社会刻板印象往往与社会政治、经济、历史、心理等各种因素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并深深地打人人的心坎,由于他对人的影响是自动的、过分概括化的,因此难以很快纠正,并且常常在事件开始时就导致各种社会认知的偏见。
  由于社会刻板印象不可避免,又能极大高行为人知觉、推理与决策的速度和效率,使得新闻语言文本中充斥着大量的刻板印象。社会刻板印象可以通过许多形式影响新闻信息的加工处理(1)它可以影响新闻信息的注意与选择。由于与刻板印象不同的信息趋向于新奇性,因此容易吸引行为人的注意,进而影响其选择。(2)它可以影响新闻信息编码与解码的方式。行为人往往加工和编码与刻板印象相符而非无关的信息。当信息呈现模棱两可时,刻板印象就会影响受传者的解码方式。(3)通过影响信息加工的过程,刻板印象还能影响行为人与其他群体成员交往时的态度与行为。如受部分媒体报道的暗示,宝马车被赋予“财大气粗、为富不仁、恃强凌弱”等负面信息的社会刻板印象,而其他高档车如劳斯莱斯、奔驰等则没有负载这样的形象信息。如
  1《宝马撞死环卫工夫妇女工被撞身首异处》(新华网27年7月23日96)
  2《宝马车强行加塞未遂撞伤急救车司机》(网易28年1月6日1138)
  3《宝马车闯红灯险撞人》(青岛新闻网28年3月7日2316)
  追求时效性使得网络新闻作者在紧急状况下无法进行创新思维,只能依照其固有的思想去进行新闻制作。这里的“固有思想”是指“所有人业已接受的一些平庸的、约定的和共同的思想,但同时也指一些在你接受时实际上早已被认可的思想”。在网络新闻的制作过程中,社会刻板印象主表现为新闻作者本身的偏颇。竞争的压力导致网络新闻语言片面追求新闻的覆盖率,从而导致各新闻网站之间互相参照,并最终导致某家新闻网站的刻板印象与固定框架的大量复制。刻板印象作为一种无意识的、难以控制的认知过程,在新闻创作中,使作者总想维护既有的自我认知,在主观上坚持对自己所属群体的赞许评估,而可能忽视客观的意见,因此这样的评估在本质上是主观的。
  二、网络新闻报道中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
  目前在网络新闻报道中,我们屡屡发现价值观偏移、不尊重弱势群体的情况,以致在社会上生成了一些错误的社会刻板印象,构成了对受传者主体不同程度的伤害。我们以对女性(特别是女大学生)的网络新闻报道为例来分析。
  在一些网络新闻报道中,女性经常以一种边缘性形象出现,有时甚至是负面形象,而且报道语言含有偏见,展现了明显的不平等关系。关于女大学生“卖淫”的新闻话语,成为网络媒体的长效话题,而且出现频率越来越高,致使原本积极向上、勤奋好学的女大学生群体的真实形象逐渐被媒体营造的“拟态形象”所扭曲并取代,并在一定程度上被与违法人员(卖淫、三陪)等、受害者(被骗钱、受到性侵害、被害、被搜查、被溺爱)、生活困难者(身体残疾、找不到工作)等负面形象关联起来,使女大学生在网民心目中的形象过于消极,而女大学生的正面形象和积极风貌却未能充分展现。而且,关于女大学生的新闻并不采访女大学生群体,也不让女大学生发表意见以了解采访对象本人的态度,从而造成女大学生在新闻报道中的失语。原先美好的女大学生群体的真实形象很自然地被网络媒体的“预设形象”所扭曲并取代。
  网络新闻的受传者大多为居住在城市的青年男性,网络新闻为了吸引更多的点击,在新闻题材与语词的选择上努力迎合网民的心理,以网民的视点为主,特别是男性的心理。美国学者塔奇曼的“反映假设”理论认为,受传者是媒介运转的必备条件,为了吸引尽可能多的受众,媒介必须反映社会价值标准。在这一假设的指导下,大众媒介选择反映社会中居主导地位的社会价值标准,将社会的状况“象征性地表现”出来,这就意味着网络媒体在传播新闻时是以网民中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价值标准,把社会现实象征性地表现出来,这样就形成了选择性的真实传播,即在表达某一真实的同时必然掩盖了其他一些真实。因此,它导致了一种实质上的“象征性的歼灭”。另外,受到几千年封建文化中形成的两性不平等观念的影响,媒体在报道新闻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选择了女大学生作为“弱者”的新闻。于是关于女大学生的相关话题应运而生。如
  4《女大学生当众砸警车打警察》(大河网26年11月2日84958)
  对这件新闻事实进行报道的网络新闻还有
  5《女大学生与网友酒后闹事砸警车打警察》(搜狐26年11月2日1536)
  6《兰州女大学生与网友砸警车打警察警方3次增援》(南方网26年11月2日1112)
  7《兰州女大学生与网友酒后闹事砸警车暴打警察》(腾讯26年11月2日97)  我们分析这些标题后,可以看出同一新闻事件被不同网络媒体报道后显现了不同的重点,有的突出“当众”,有的突出“与网友”、“酒后”,有的突出“警方3次增援”以显示事件的严重程度,还有的则把重点落在了“暴”字上,而共同之处则是都把“女大学生”放在了首位置,给受众的感觉是女大学生是主嫌疑人。而当我们点击阅读其内容后,才发现实际情况是,暴力袭警的主嫌疑人是三名男子,而涉案的女大学生与另两名男子只是协从。这类报道的频繁出现将导致对女大学生形象的扭曲与变形,并产生对女大学生形象的“定格”与模式化。
  面对浩瀚如烟的信息浪潮,网站编辑与记者根据自身的价值观念,对所传播的信息进行筛选、加工、转述、创造,于是就出现了以上种种现象。这些都是由于新闻媒体为追求点击率刻意暗示给受传者而生成的社会刻板印象,由此导致在传播中的以偏概全,并磨灭了这些群体本来的面目。
  三、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生成机制
  现代语言学的重奠基者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认为语言符号是由所指(概念)和能指(声音形象)构成的结合物。深受索绪尔影响的法国符号学家罗兰·巴特给作为系统的符号下了一个定义E表达(或能指),R关系,C内容(或所指),并指出这个符号系统可以成为另一个更加复杂的系统的成分之一。如果将上述符号系统的内容加以扩充,第一性符号系统(E1,R1,C1)就变成了第二性符号系统的表达层E2(=El R1 C1)R2 C2。在此情况下,第一性符号系统是本义性的,第二性符号系统则是转义性的。
  罗兰·巴特沿用了转义符号学的概念来揭示文本中隐藏的意义。他把第二性符号系统中的隐藏意义称为神话。后来,他又把这种隐藏意义称为意识形态。大众媒体往往通过第一性符号系统制造作为神话和意识形态的第二性符号系统。在本义层面中,大众媒体表达第一性符号系统的意义,而在转义层面内隐藏了属于思想意识性质的第二符号系统意义。
  依据巴特的观点,我们认为上面所述价值观偏移的社会刻板印象其实就是一种神话,是网络新闻媒体对一些事物的解释,其形成可以概括为三个过程
  第一,将符号从历史之物塑造成自然之物。按照巴特的理解,神话的能指是以一种暖昧的方式呈现出来的,它同时既是意义又是形式,一方面很充实,一方面又很空洞。作为神话的东西,在能指的意义上意义本身是丰富的、完备的,有着自己的历史。我们以新闻事件中的女大学生为例,每位女大学生都有自己的生长求学经历,也有共同的背景,就是具备一定的知识水平,绝大多数是勤奋刻苦努力好学的。但是,在由网络媒体生成的社会刻板印象而形成的神话中。这些意义全部让位于形式,其中的历史内涵消失了,只保留其中的一般形式或普遍生命,成为“无历史”的“自然之物”。“女大学生”的意义并没有完全毁掉,毁掉的是那些具体的她们个人努力好学的奋斗历史内容。而“女大学生”的一般形式、普遍生命则作为神话的能指(形式)出现在二级系统(神话系统)中。
  第二,将符号从自然之物再塑造成历史之物,即在二级系统中注入神话学的所指。媒体之所以掩盖了“女大学生”概念原有的历史内涵而使其变得极其贫乏、抽象,目的就是给意图营造的形象内涵供一席之地。“女大学生”概念重新招回被其形式所“流放”出去的历史,但是这个历史是由媒体供的全新历史,不再是女大学生们个人努力好学的奋斗历史。女大学生们的自身历史被耗尽、被掩盖,被接下来的所指即被媒体营造的“拟态形象”所填充。在所指注入这一过程中,“女大学生”概念的开放性使得它并不是个抽象而纯化的本质,而是一个无形的、不稳定的、模糊的简约式,这样媒体就可以在“女大学生”能指的基础上不受约束地联想以获得概念的重新诠释。这种联想并不是绝对任意的,概念的产生依赖于两个方面其一是它与意义(形式)的类比性,而这种类比性只是部分的,确实有少数女大学生的行为如同媒体营造的那样;其二是概念的产生也依赖于神话产生的动机,神话的概念实际上是行为的意图所在,媒体想对受传者做出何种暗示决定着它自身的行为。媒体出于对新闻点击率的追求而刻意以偏概全、营造出了女大学生不真实的“拟态形象”。而这一点也再一次说明概念的开放性与不稳定性。
  第三,将符号再从历史之物转为自然之物,即所指的僵化。经过前两个过程,神话已经能够在能指的基础上明确地表明意图。但是,这种赤裸裸的表达自行地又觅得一件外衣,以掩藏神话意图的本质,以此获得一种“自然而然”的假相。柏拉图在《理想国》中,使用洞穴寓言揭示洞穴中的囚徒从面前的墙上永远看不到真实的世界,只能看到世界的反映。受传者正如这些囚犯,只能通过媒介了解世界,因此媒介对世界的反映就构成了受传者认知世界的基础。网络媒体编辑与记者通过对象征性的事件或者信息进行选择和加工,重新加以结构化以后向人们展示的环境,不仅制约着人们的认知和行为,而且通过制约人们的认知和行为来对客观的现实环境产生影响。“意指作用的使用隐藏在事实的背后,并且给予它一种通告性的外貌;但在同时,事实则瘫痪了意图,赋予它一种像是‘生产’静止的抑郁为了保持它的单纯无邪,它冻结住了它”。所指的僵化在于使意图达到自然的状态。这就是神话的根本原则将历史转化为自然。神话的虚假性也就是在这一过程中才显现出来,它不是对意义的剥夺,也不是所指的侵入,而是使已经填满新的意图的言谈“回归”到那种原初的状态。所以说神话是一种“被窃后失而复得”的言谈。只不过,这种归还的言语已经不是原先的真实模样了。
  由于每则新闻语篇都标榜了“客观、公正、真实、全面”,作为一个整体,新闻话语又成为了意指“客观、公正、真实、全面”的能指(形象),这样整体新闻话语神话又得以形成。作为传播新闻话语的媒介,网络新闻媒体通过“入侵”与“掠夺”获得了整体新闻话语的所指,赋予女大学生新的形象并使之成为神话,正如修辞学中的借代手法。这样,女大学生原有积极良好的形象被掩盖,而与消极形象关联起来,让广大受传者相信这就是女大学生的真实形象而没有丝毫怀疑,并进而成为一种信念,于是形成了社会刻板印象。
  改变这种情况,网络媒体的编辑与记者警惕自己头脑中的社会刻板印象,自觉、积极地反映与现实生活相符的女大学生作为社会创造者、社会文明先行者的积极向上的一面,防止与杜绝对女大学生的扭曲与变形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