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历史文化名村”民居建筑风貌图景研究

  民间剪纸的历史沿革,汉代的剪纸为幡,两晋的人胜与北朝的剪纸。唐代的春胜与饰剪纸,宋代的剪纸艺人与剪纸纹样,明清的剪纸等
  民间剪纸作为一种民俗文化的符号,体现了民族有关生存繁衍、图腾崇拜、土风民俗、招福辟邪的群体意识主题和人们渴望幸福的思想情感,承载着整个民族的本体精神及文化内蕴。
  关键词民间剪纸;历史沿革;题材形式;民俗内涵
  
  在我们无法用经史典籍来记录的历史长河中,民间美术以其无可言传的广阔性形成厚厚的植被储存着有关宇宙、天地、自然、人类的大量信息,以独特的时空观解释历史,解释社会,解释生命的意义。其中,民间剪纸艺术就是民间美术庞大体系中瑰丽的一支。
  远古时代,人类已经发现和运用了以影像做为形象表记的艺术手法,并创造了在各种材料上镂刻、透空的艺术语言。在诸多的原始社会彩陶岩画、商周青铜器、汉画像石艺术中都体现了远古艺匠运用这一艺术手法。今天的民间剪纸与之在造型方式和外部特征明显的一致,充分说明他们之间的传承和延续关系。
  利用薄片材料剪刻镂花,在有纸以前已经不乏。据考证,从商代开始(公元前1600-1100年)就有人用金银箔,皮革或丝织品进行镂窄刻花制作装饰品,至汉时,妇女们有了使用金银箔剪成方胜贴于鬓角为饰的习惯。公元105年,蔡伦改进和推广了造纸技术,这种镂花形式因而找到了更易普及的材料,从而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剪纸艺术。而最早有关剪纸的记载可考的是“剪桐封弟”的故事。《史记·晋世家》所记“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圭,以叔虞。”说的是周成王用梧桐叶剪成玉圭图像,赠予其弟姬虞的事。南北朝的沈约在其诗中描述此事,诗云“微叶虽可贱,一剪或成圭。”民间广为传诵的故事为李夫人剪影的故事,其在晋干宝《搜神记》中有记“汉武帝(刘彻)时,夫人卒,帝思念不已,方士齐人李少翁言其能致其神,乃夜思帷帐,明灯烛,而令帝王将相居他帐,遥望之,见人影居帐中,如李夫人状。”宋高承任他的《事物纪原》中谈到皮影的起源州,亦引用武帝与李夫人之事,剪纸与皮影在剪制与形式上都有许多共同之处,可见,它们应是同源的两种艺术形式。
  二十世纪,考古学家们与新疆吐鲁番一带的古墓葬遗址中发掘出了我国现存最早的古代剪纸实物,这是我国工艺美术史上的重发现。由于吐鲁番盆地气候干燥,地下水位较低,在墓葬中保存了许多纸质文书和丝织品等文物,为人们研究剪纸艺术的渊源留下了宝贵的遗产。自1959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吐鲁番盆地的阿斯塔那北原古墓中先后出土了一批剪纸实物。其中,有5幅团花剪纸对鹿团花,对猴团花,八角形团花,忍冬纹团花和菊花形团花,技艺上相当成熟。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剪纸艺术品,与今天的民间团花剪纸极其相似。与对猴团艺人同时出土的墓志纪年为延昌七年即公元567年,为南北朝时的遗物,剪法粗犷而富于情趣,表明了剪纸艺术至南北朝时期已相当成熟。另外随之出土的还有一些其它相式的纸质物品如纸钱、纸鞋、纸靴、纸帽等,时间从晋到唐都有。这种将纸剪成形态各异的物象,与死者一起下葬的行为,其招魂祭灵的巫术意义是十分明确的。可以推断早期的剪纸是跟道家祀神招魂祭灵有关的,例如杜甫诗中就有“暖汤濯我足,剪纸招我魂”的明确记载。今日苗族仍有年节剪鬼神之形贴于牛栏或门上的巫术习俗。
  据现存史料中记载,从魏晋南北朝到唐代。剪纸有着较为广泛的用途,并流行“镂金作胜”的风俗。南朝的梁宗著《荆楚时纪》说到荆楚(今湖北省,湖南省一带的风俗)“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剪彩为人,或镂金箔为人,以帖屏风,亦戴之头鬓,又造华胜以相遗。”其中所提的于“人日”在屏风上贴剪纸的风俗,开创了剪纸在室内装饰发挥作用的先河。此风俗一直流传到隋唐时期,杜台卿《玉烛宝舆》卷一载隋时“立春日,俗间悉剪彩为燕子,置之槛檐。亦戴。七日为人日,家家剪彩或镂金箔为人,同贴屏风,亦戴之头鬓。”从现存资料上看,唐代流传的“胜”均主为金箔刻成,在人日相赠,而史料所载“剪彩为人”,则是用丝织品剪成的人胜。另一位唐代诗人世间杜甫也有诗《人日》云“此日此时人共得,一谈一笑俗拥看。尊前相叶休随洒,胜里金花耐巧寒。”当时,不只民间喜乐于此,镂金剪彩的风俗还传入宫廷。大和文宗(827-835年)时期进士李远的《彩胜》待生动地描述了剪彩为胜的情形。诗云“剪彩赠相亲,银叉錣风真;以双衔绶鸟,两两度大师傅。”另当时盛行一种用绢帛剪成的小幡,叫做“春幡”或称“幡胜”“春胜”,是在“立春日”作为节日礼物,或簪于头上或挂在柳枝上,亦或贴于屏风。渐渐集中到立春这一天,人们剪制各种幡胜、春胜、春燕等作为节日礼物或饰品。1956年,安徽省合肥市西郊出土了一批南唐时的木桶,其中部分木桶头部在幞头上插着镂花银自,巧夺天工,据考为幡胜。史料中所载的“幡”,即今日称之为“挂笺”“门笺”的前身,从汉书记载的“春幡”,到唐代的“剪纸为小幡”的过程中,幡已基本呈现今日挂笺的样式外形是竖条长方形,左右及上方留有宽边,下边缀流苏边饰,中间图案镂空,伴有古钱纹或万字纹等,刻吉祥语多为“福寿”“鸿喜”“迎春”等内容,其用象征、谐音、寓意等手法,表现了民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审美情趣。若戴之头鬓,悬于佳人之首,则其华美,又作为一种饰品为古时妇女增色添彩。可以说剪纸艺术发展至此,其装饰审美意义越来越重,甚至剪纸本人也可以作为礼物赠送他人。
  在日本的正仓院中,就保存有两枚唐时的华胜实物。一枚为罗地金箔字,上面剪祝颂吉语“今节佳辰,福庆惟新,曼和万载,寿保千春”。一枚边缘图案以金箔剪成,上粘红绿花叶,缘内左下端有彩绘剪成之竹林,一小儿童戏犬其下,色彩如新,样式与广东省山市近代所出铜写料剪纸颇相似。正仓院中还保存有一种叫“吹绘纸”的装饰纸,也是唐代的古物。其制作即是将剪纸纹样放在纸上,用喷雾器具,喷上颗粒较租的色彩,再用骨质工具砑光,取下剪纸,纸上即呈现出剪纸的花纹。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中收藏着一张中国古代的剪纸,据考,为唐代的祭祀用品,其画面构成则与唐代的宋织物相近。另外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盆地的唐代墓葬中出土的一幅剪纸,是排列成行的七个人形,应为招魂抓髻娃娃的前身,同时出土的还有纸钱这与当时的招魂,慰灵的习俗密切相关。至五代时,很多装饰已被剪纸所取代,《武林梵志》中载“吴越王于行吉日……城外百户,不张悬锦锻,皆用纸剪人马以代。”
  至宋代,随着经济文化的繁荣发展,许多工艺美术应运而生,剪纸艺术迅速壮大起来,并出现了专业剪纸的艺术家。周密《志雅堂杂钞》中载当时京城汴梁“向旧天都街,有剪诸色花样者,极精妙,随所欲而成。又中有俞敬之者,每剪诸家书字皆专门。”尤其在杭州等地,还出现了“剪字”“剪镞花样”等专事剪纸的职业,在民间,剪纸的应用极为广泛。北宋定窑所出瓷器被视为珍品,其中有一种名为金花紫定碗的,多用剪纸花纹为

装饰,传世极少,更显珍贵。另外,吉州窑(即记和窑)也是当时很有名的民窑,其出产的瓷器常采用剪纸花样作为装饰,而器物上的窑变釉色在色彩上也呈现出微妙的变化更加丰富了剪纸花纹的装饰效果。而在宋代宫廷,也有于立春日“赐金银幡胜”的俗例,靖康之变后,南宋皇帝依旧于立春日“赐百官春幡胜”,相当讲究。公卿之家尤重此日,都镂金刻缯,加饰珠翠,以金银饰之交相遗问。此外,花纹清新、色彩浓郁、沉着、朴素,倍受广大农民喜爱的蓝印花布,其制作工艺也于剪纸有关。据史料记载,宋代流传的“药斑布”的印染方法与在代蓝印花布的生产颇为接近。现今,南通地区蓝印花布技艺上便继承了这利,”药斑布“的染制方法第一道工序便是在油纸版上刻好花纹,亦可和牛皮纸刻好花纹后油清漆制成花版。
  元代的剪纸已出现了构思完整的尺幅作品,文人竟相为之题辞咏诗,以尽雅趣,并开始有人专门收藏优秀剪纸作品。节日之时,走马灯也开始用剪纸作品去表现复杂的故事,在农村中,剪纸的扫晴娘也得以流传,元人《扫晴娘》诗中有云卷袖搴裳手持帚,挂向阴空便摇手。
  明代以后,剪纸的应用更加广泛,宫中岁暮正旦之日,头戴乌金纸裁成,着色画之的闹娥,以应节景。而在民间,平时“岁时雨久”,便剪上“扫晴娘”,用召帚苗缚之,竽悬檐际。江南地区产有央纱灯笼,就是将剪纸夹于纱中,映出剪纸图案,“映日则光明莹彻,芬菲翔舞,恍在轻烟之中”。当时,工艺原理与夹纱灯笼同出一源的“夹刻纸”也流传甚广,到清代时已成贡品。此外,剪纸在巫术仪式中也得广泛采用,明代流传的蓝印花布工艺,也是受了剪纸艺术的影响,其艺术效果与剪纸及接近。
  清代,是剪纸艺术普及,发展极繁荣的时期。当时,民间流传的剪纸品种繁多,工艺奇巧,陈云伯在《画林新咏》中说“剪画,有人能于袖中剪字,与古人名迹无异。近年扬州包钧最工此,尤之山水,人物,草虫,无不入妙。”《保定府志》中载“石女,张蔡公之女也。有巧思,袖中细剪春花秋菊,细草垂杨,罔不入神;绝巧夺目,得之者珍藏焉。”在当时,水平高超的剪纸行家的作品倍受人们的欢迎,用以节庆、婚丧、装饰门厅。清康熙时,有位宫廷画家邹元斗,画有一幅祝福新年伊始的风俗画《岁朝图轴》,上端便绘有垂挂着五枚彩色剪纸的“门笺”。在清代,因满人有剪纸的风俗,致使故宫中,历代皇帝举行婚礼作洞房的坤宁宫,墙壁四角便贴着黑色的双喜字剪纸角花,顶棚中心贴着龙风团花的黑色剪纸,宫殿两旁的过道壁上也贴有角花。据说有人用纸剪成有鹿、松的“六合春”图案,加以彩绘,贴于朝服上连西太后都以为是剪出来的。在民间,过年时悬贴挂笺有压胜的作用。《杭州新年百咏》载“彩钱五张为一堂,中凿连钱文,贴于梁间,用以压胜。”此时的“挂笺”较之唐代的“小幡”“幡胜”样式繁多,制作更加繁加富丽。明清时期生产的宣纸中有一种贡笺,就是在淡楮色的底上砑印出花纹,制作工艺与唐代时期的吹绘纸生产工艺颇为相似。另外,剪纸被普遍作为刺绣的底稿,根据不同的需,民间艺人创作了各种绣花样子,如用于刺绣服饰的“领口花”“胸花”“裙花”“裤脚花”用于鞋袜的“鞋头花”“鞋面花”,和用于日用纺织品的“被面花”“门帘花”等。
  剪纸艺术发展到现代,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如山东烟台、高密、陕西的定边、宜川、延安、风翔、朝色,山西的浮山、潮州,湖北的武汉、孝感、黑龙江的海伦,吉林的通化,扶余和天津都是著名的剪纸之乡。20世纪50年代以来,剪纸艺术受到各方面的重视,民间习俗,自然形成,难立也难灭,有如地草树花,春风一吹,繁茂似锦。美术工作者也向民间剪纸艺术汲取营养,运用这一形式在报花,插图。邮票,连环画,美术片及实用美术等方面作了探索,使剪纸艺术的倩影走入广阔的天地,也走向世界,名扬四海。
  可以说剪纸艺术流传面之广、数量之大、样式之多、基础之深比任何一种艺术都更加突出,我国长期民情风俗的稳定和许多边远地区文化上的封闭,剪纸的某些纹样还较为可信地保持着初始的基本形态在民间流传。正是由于地域文化背景的差异,及民间剪纸某些体裁样式作品的相对稳定,使今天的民间剪纸中仍保留着我国古代文化的不同层次,由此我们得以从其中领略民族艺术初始期的神秘、上升期的雄浑和成熟期的神韵,获取历史的启迪。
  应该说剪纸艺术当之无愧为中国民间文化的母亲河,她作为民俗的陪衬,在民间顽强地生长,显示了它生命力的旺盛不衰。愿这条母亲河永远奔流不息,成为全人类的文化财富与艺术瑰宝。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